化企搬迁:先得解决二三事

化企搬迁:先得解决二三事

天津“8·12”爆炸发生后,我国化工生产随即遭遇史上最为严峻的外部环境。化工园区外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面临当地居民和政府的双重压力,各地要求化工企业搬迁的呼声越来越高。那么,在这场愈演愈烈的搬迁潮中,化工企业对他们要“往哪儿搬?”“怎么搬?”到底有没有规划好?国家政策有没有跟上?园区是否有接纳大批企业搬迁的能力?到底有没有沾“化”就搬的必要?中国化工报记者在采访中感觉到,只有回答好这几个问题,化企搬迁才能真正达到目的,才能使企业通过搬迁实现自我提升,从而与社会和谐相处。

往哪儿搬?怎么搬?

江苏的化工企业众多,企业搬迁开始得很早,源头要追溯到9年前。江苏省化工行业协会会长秦志强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自2006年省政府启动化工生产企业专项整治以来,江苏化工企业的搬迁一直没有停下过,总的趋势是苏南往苏北搬,沿江向沿海搬,省内向省外搬。因此,搬迁对于江苏化企不是新常态,而是“旧常态”。

但是,最近却有江苏化工企业给记者打来电话,诉说他们因为搬迁而引发的苦恼。

“2012年底,江苏省启东市化工整治办召开会议,2013年启东市又下达文件,主题是要求2014年底除特大型企业外,其余园区外化工企业必须关闭完成。但一直也不给我们讲转产什么、出路在哪里。天津港爆炸后外部形势更紧张了,启东市政府把企业关停的任务下达给镇政府。但我们想搬迁也搬不起,因为资金比较紧张,尽管多次与镇政府交涉,但镇政府答复是没有资金回购和补贴。我们现在甚至连银行的利息都还不起了,只好卖了一些设备。但要进入启东化工园区得投资1亿元以上,再加上市政府没有给我们任何搬迁补贴,企业现在只能等着关门。尽管我们是小企业,但设备也值几百万元,而且我们的产品是羧甲基纤维素钠,生产过程基本无污染。”启东市陆元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施建辉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周边还有八九家像我们一样的企业的关停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镇江丹阳市也属于江苏省,但是他们当地对化工企业关停转都有补偿,还帮企业找出路。”

在他提供的资料中,记者看到,丹阳市对化工企业并没有简单的“一关了之”,而是针对现有化工生产企业的实际情况,制订出台了对关闭、转产、搬迁化工生产企业实行奖励补偿的意见、补贴办法等,既有设备、土地、房产的补偿,又有职工安置、转产及进度奖励等经济政策,帮助引导化工生产企业关转迁。

“我们搬迁的资金问题已经解决了,因为离主城区很近,根据政策得到了几亿元的搬迁补偿。现在的主要难点是搬迁的选址。我们有可能向有资源优势或能源优势的地方(如西部)搬迁,但这样的区域也会有市场方面的限制,比如运输半径扩大,运输成本会有所增加等。目前企业正在做一些前期的考察工作,未来还想往高附加值产品上发展。”重庆长寿一家化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其实这些企业在搬迁中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正是部分准备搬迁企业所头疼的问题,即往哪儿搬?怎么搬才是提升自我,而不是往死里搬?资金从哪儿来?政府在搬迁中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在近期由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召开的“化工企业诊断及搬迁改造”会议上,重庆长寿这家化工企业的负责人说他有所收获和启示。

据记者了解,在举国促化工搬迁的大背景下,这次参加“化工企业诊断及搬迁改造”会议的企业、园区及设计院甚至是各地环保局的代表超出了主办方的想象,因此不少代表都不得不坐在了走廊上,对于如何更好地搬迁,他们有太多的疑问需要有人解答。

“在城市扩容的过程中,老郊区不断成为新城区,促使化工企业不断要从老郊区搬往新郊区,中国城镇化史也是一部化工企业搬迁改造史。而单独平移式的存量产业搬迁对化工企业无疑是一场劫难。因此,应该站在推动产业升级和优化产业布局的高度来研究化工企业的搬迁改造模式。”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助理张方表示。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白颐告诉记者,企业搬迁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政府、企业以及园区合力来完成。

首先,不能让企业克隆式的搬迁。成功的搬迁有几种模式,一种是提升式搬迁,即把企业自身的产业水平提高,将原来落后的工艺技术水平在搬迁过程中得以升级。

二是拓展式搬迁。从原来只能单一生产一两个品种的产品,通过搬迁拓展为多个产品,来适应市场的不同需求,增强企业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

三是多元化模式搬迁。即在搬迁过程中,打破原来单一企业独立建设的模式,采取多元化融资、多元化组合的方式,进行一种新的企业的筹建,使得企业原有资本结构得以改善。

“以上都是一种进步的搬迁。但在搬迁的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要先新建企业,然后再搬迁原有老企业。新建企业就需要先进行资金的投入,那么这个资金怎么来呢?这是现在很多企业感觉比较麻烦的事情。如果是在大城市周边,搬迁的企业可以利用原有的土地进行抵押,获得一些资本金的支持。但有些企业自身的地不是很值钱,所以他们先期建设资本的注入就需要财政或银行给予支持。现在有些银行已经开始资本运作,给搬迁企业提供支持,来解决他们在搬迁过程中的升级和资本投入问题,让他们先把新企业建设起来,再停掉原有的企业。这是所有企业都必须要过的‘坎儿’,过了这个‘坎儿’,才能进入新的循环系统。此外,政府的支持政策必须到位,要帮助企业走上良性的搬迁发展之路,而不是搬迁消失之路。”白颐强调。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7-09-20 18:5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