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展时代来了吗?

2015最后一季,上海迎来两个关于萨尔瓦多·达利的大展,一时为城中热议……

相信科学和数据

被认为去年大获成功的莫奈特展后,贾布曾写过一篇“莫奈展成功的非艺术因素”,相较于天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定伟将特展等同于一场“豪赌”的态度,贾布说自己相信科学、相信统计、相信数据。
在她的调研中,首先地毯式地搜索近几年来上海地区的所有特展,经过排查、修正得出最基本的内容,又选取5个最近三年内比较有代表性的特展进行个案分析,从立项决策、内容研发与现场管理、传播、票房与观众和延伸品等几个方面进行分析,并委托调研公司进行消费者研究。
也许是记者天性中刨根问底的基因“作祟”,在研究过程中,即使是那些已经被标上“成功案例”的大展,贾布认为也存在着很多问题,而行业内部更是“混乱到令人害怕”。“我设想每个特展的立项决定都是慎重的,但有时真的就是拍脑袋想出来的;现场管理应该有N种应对预案,可是深入调查的时候发现都没有做到。”她举例2013年底在人民公园内当代艺术馆的草间弥生展,约33万人次的参观人数在当时造成了很大轰动,可是在观众长达两小时的等候中,展方没有抓住他们配合度最高的这段时间做一些相关的调研、问卷、宣传或是其他活动,是不到位的。所以,那些在“票价值回成本”的定义下大获成功的展览在贾布看来仅仅是值得被分析,而远远达不到作为行业标杆的标准。
另一方面,新兴产业中的很多弊病已然呈现。贾布说自己会花整夜整夜的时间去调查某一个展览中的所谓“国际知名策展人”或是“国际知名艺术家”,结果动用所有关系搜遍互联网发现这个“全球知名”仅仅存在于这一场展览中。“国际交往间的不透明,加上我们的媒体行业根本不会去核实信息,才会出现这样的骗局。而我很担心现在出现的混乱状况会对这个嫩芽一样的产业产生毁灭性的打击。”贾布说。

自然生长,互为分工

特展发展到今天,自然地形成博物馆式公益性的展览和纯商业性质的展览两种形态,在一个展览中商业和艺术的权衡问题也随之而来。如何把握市场的机遇,又如何满足观众对艺术的期待,贾布的理解是丰富市场,然后各自匹配。
贾布曾将看展同看电影相类比,因为对消费者来说,两者所花费的金钱和消耗的时间最为接近,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未来特展特别是民营资本主导的特展也可能陷入一味迎合观者口味而不顾自身品质的境地呢?贾布对这样的言论非常不屑,她更相信当一个市场足够富足的时候,观众有千万形态,从而带来千万需求,那么市场提供千万产品,各自匹配。贾布强调一点,不论民营资本还是国有博物馆,其展览都有好有坏,运营模式和内容品质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逻辑线索。不能否认民间资本有逐利的天性,但是逐利并不代表唯利是图。
贾布还提及,不同的艺术有不同的传播方式,当代艺术依靠销售传播,市场火热的同时公众对于这些理念有隔膜是正常的。而传统艺术的物权流动性差、存量有限,所以大多通过展览形式传播,这些都是自然形成的方式。所以在她看来最好的方式是,由体制内的机构来承担实验性展览,鼓励前卫的新兴的艺术传播,而民营资本则去举办那些真正满足普通公众文娱需求的展览,也可以收回自己的高成本。“这是社会分工,两者是互补,而不是竞争关系。”
新书发布会上有一句对特展的总结令贾布觉得颇有点睛之笔的意思:特别的展给特别的你。从政府办展、学术机构办展、有钱人办展,到现在特展不得不尊重每一个消费者和观众的意愿,既是人性主义的微光闪现,也是这个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基石。
在现有的研究框架下,贾布希望能将特展的研究持续进行下去,每隔一到两年做一次,以期对特展行业、文创事业甚至是公共文化娱乐生活的发展有所帮助和建设。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7-09-20 19:04:22